他们在志愿活动中成为“忘年交”

新冠肺炎疫情可以让人群四分五裂,也能促使不同群体间建立新的联系。在英国,许多参与公益事业的志愿者之间出现了“忘年交”。

英国《卫报》援引专业人士的分析说,60岁及以上的人与20岁及以下的人出现不同寻常的联系,部分原因在于防疫隔离政策导致家庭成员分离。如今,不同年龄段的人正以前所未有的方式相互珍视,并乐于分享彼此的感受。

来自曼彻斯特的萨姆·蒙特菲尔德今年12岁。他和66岁的托尼·奥普肖在疫情期间开始就教育问题展开合作,这种“跨世代合作”在当地并不鲜见。

“托尼为很多事情做过宣传,这对我很有启发。”蒙特菲尔德说,“我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,比如,当你真的在乎某件事时,一定不要放弃。”

“年轻人和老年人都是被刻板印象束缚、经常被忽视的群体。与萨姆这样的年轻人一起工作,共同分享变革的激情,这种感觉真是太棒了!”奥普肖说。

17岁的塞西莉亚·艾莉森的许多灵感来自66岁的克里斯·巴恩斯。他们一起参加志愿工作,将住所附近的一条街巷改造成公共花园。

“我喜欢克里斯栽种在花园里的各种植物。”她说,“我喜欢向懂得很多东西的老人学习。”

巴恩斯认为,和艾莉森一起工作能提醒自己,“永远不应该停止学习”,“她提出的问题时常让我吃惊。”

“危机运动”志愿者管理协会主席、麦克米伦癌症支持中心志愿者发展负责人鲁思·伦纳德表示,处于年龄层两端的两个群体因疫情变得“紧密相连”。她认为,隔离这样的防疫措施很容易让一些人产生“被剥夺”的感受,老年人与青少年需要相互扶持。

“疫情给这两个年龄组的人带来了特殊挑战,他们必须独自应对。”伦纳德补充道。

《英国公民社会年鉴2021》显示,疫情期间,18岁至24岁的人群和65岁及以上的人群是参与志愿工作最多的两个群体,每月至少参加一次。

英国国家慈善机构“塑造我们的生活”总经理贝基·米肯表示,志愿服务模式的改变催生了几代人共同相处,加速了代际间的融合。“疫情期间,一些老年人的志愿工作减少,年轻人补了上来……两个年龄段的人通过工作连接起来,也在工作中获得了友谊。”

疫情暴发之初,72岁的黑兹尔·梅森成立了名为“倾听空间”的小组,让不同世代的人交流。在那里,她与17岁的伊芙·泰勒相遇,两人很快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。

“我希望自己成为年轻人的倾听者。不同世代的人之间有非常特殊的联系。”梅森说,“……突破代际的观念开阔了我的视野,我和伊芙之间的友谊让我保持年轻。”

“我跟黑兹尔学到了很多,”泰勒说,“如此大的年龄差距提供了巨大的讨论空间,年长者有过不同的生活经历。”

21岁的科斯莫·卢普顿和74岁的鲍勃·伊林沃思在剑桥为英国自由助选时相遇。卢普顿说:“和鲍勃谈论性少数群体的权利运动是件很有趣的事,让我对自己曾认为理所当然的那些事有了新的理解。”

伊林沃思说,他一直在向卢普顿学习。“我已经不再像年轻时那样富有激情了,也许我曾经有过。现在,我从伊林沃思身上重新学习。”

24岁的奥斯卡·肖和65岁的安妮塔·贝内特在2019年的“拯救布里斯托尔M32枫树和波罗的海码头”活动中成为好友。肖说:“我和安妮塔关系非常好,可以肯定,我们之间绝对是真正的友谊。安妮塔的友谊给了我一个平静的空间,让我可以全神贯注。”

贝内特觉得,她从肖的勇气中汲取了力量。“老年人总是花大量时间,试图为伴侣关系带来一些实际的东西。年轻人似乎没什么可害怕的,这带来了新的智慧……奥斯卡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,也带来了巨大的快乐。我们的友谊为我的生活创造了另一个维度。”

英国志愿服务研究所所长尤尔根·格罗茨博士说,“不同年龄段的志愿服务有助于打破陈规,它们是因为几代人缺乏相互了解而形成的。”

伦敦布鲁内尔大学社会政策学名誉教授、公民参与中心前主任彼得·贝雷斯福德·奥贝表示,老年人与年轻人之间存在“天然的联盟”,“这种联盟关系源于不同世代能够共享这样一个事实:一个人不必把全部精力放在眼前的生活中,这样,他的心灵就能更加自由。”

新冠肺炎疫情可以让人群四分五裂,也能促使不同群体间建立新的联系。在英国,许多参与公益事业的志愿者之间出现了“忘年交”。

英国《卫报》援引专业人士的分析说,60岁及以上的人与20岁及以下的人出现不同寻常的联系,部分原因在于防疫隔离政策导致家庭成员分离。如今,不同年龄段的人正以前所未有的方式相互珍视,并乐于分享彼此的感受。

来自曼彻斯特的萨姆·蒙特菲尔德今年12岁。他和66岁的托尼·奥普肖在疫情期间开始就教育问题展开合作,这种“跨世代合作”在当地并不鲜见。

“托尼为很多事情做过宣传,这对我很有启发。”蒙特菲尔德说,“我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,比如,当你真的在乎某件事时,一定不要放弃。”

“年轻人和老年人都是被刻板印象束缚、经常被忽视的群体。与萨姆这样的年轻人一起工作,共同分享变革的激情,这种感觉真是太棒了!”奥普肖说。

17岁的塞西莉亚·艾莉森的许多灵感来自66岁的克里斯·巴恩斯。他们一起参加志愿工作,将住所附近的一条街巷改造成公共花园。

“我喜欢克里斯栽种在花园里的各种植物。”她说,“我喜欢向懂得很多东西的老人学习。”

巴恩斯认为,和艾莉森一起工作能提醒自己,“永远不应该停止学习”,“她提出的问题时常让我吃惊。”

“危机运动”志愿者管理协会主席、麦克米伦癌症支持中心志愿者发展负责人鲁思·伦纳德表示,处于年龄层两端的两个群体因疫情变得“紧密相连”。她认为,隔离这样的防疫措施很容易让一些人产生“被剥夺”的感受,老年人与青少年需要相互扶持。

“疫情给这两个年龄组的人带来了特殊挑战,他们必须独自应对。”伦纳德补充道。

《英国公民社会年鉴2021》显示,疫情期间,18岁至24岁的人群和65岁及以上的人群是参与志愿工作最多的两个群体,每月至少参加一次。

英国国家慈善机构“塑造我们的生活”总经理贝基·米肯表示,志愿服务模式的改变催生了几代人共同相处,加速了代际间的融合。“疫情期间,一些老年人的志愿工作减少,年轻人补了上来……两个年龄段的人通过工作连接起来,也在工作中获得了友谊。”

疫情暴发之初,72岁的黑兹尔·梅森成立了名为“倾听空间”的小组,让不同世代的人交流。在那里,她与17岁的伊芙·泰勒相遇,两人很快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。

“我希望自己成为年轻人的倾听者。不同世代的人之间有非常特殊的联系。”梅森说,“……突破代际的观念开阔了我的视野,我和伊芙之间的友谊让我保持年轻。”

“我跟黑兹尔学到了很多,”泰勒说,“如此大的年龄差距提供了巨大的讨论空间,年长者有过不同的生活经历。”

21岁的科斯莫·卢普顿和74岁的鲍勃·伊林沃思在剑桥为英国自由助选时相遇。卢普顿说:“和鲍勃谈论性少数群体的权利运动是件很有趣的事,让我对自己曾认为理所当然的那些事有了新的理解。”

伊林沃思说,他一直在向卢普顿学习。“我已经不再像年轻时那样富有激情了,也许我曾经有过。现在,我从伊林沃思身上重新学习。”

24岁的奥斯卡·肖和65岁的安妮塔·贝内特在2019年的“拯救布里斯托尔M32枫树和波罗的海码头”活动中成为好友。肖说:“我和安妮塔关系非常好,可以肯定,我们之间绝对是真正的友谊。安妮塔的友谊给了我一个平静的空间,让我可以全神贯注。”

贝内特觉得,她从肖的勇气中汲取了力量。“老年人总是花大量时间,试图为伴侣关系带来一些实际的东西。年轻人似乎没什么可害怕的,这带来了新的智慧……奥斯卡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,也带来了巨大的快乐。我们的友谊为我的生活创造了另一个维度。”

英国志愿服务研究所所长尤尔根·格罗茨博士说,“不同年龄段的志愿服务有助于打破陈规,它们是因为几代人缺乏相互了解而形成的。”

伦敦布鲁内尔大学社会政策学名誉教授、公民参与中心前主任彼得·贝雷斯福德·奥贝表示,老年人与年轻人之间存在“天然的联盟”,“这种联盟关系源于不同世代能够共享这样一个事实:一个人不必把全部精力放在眼前的生活中,这样,他的心灵就能更加自由。”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